丹麦:设计是这个国家的官方语言

慢 | 第八洲:

探访丹麦现代设计 

文/文林 资料整理/薛霓 编辑/文林 鸣谢/《I home第一家居》 摄影/文林 标签:探访丹麦现代设计

Series 7、Egg、Swan、PK8、PH Artichoke……它们是咖啡馆、餐厅、酒店、博物馆等地方的常客,来自美人鱼的家乡丹麦。童话王国同时也是设计天堂,只有500多万人口的丹麦,设计是这个国家的官方语言。本刊记者走访丹麦最著名家具品牌Fritz Hansen、参观博物馆式设计商店Illums Bolighus、Normann Copenhagen,解读Radisson Blu Royal Hotel等设计酒店的语言,探寻设计王国的创意文化。

关于丹麦设计的印象,是在著名涂料品牌福乐阁(Flugger)的员工食堂里,看见他们用的餐椅是Fritz Hansen橘色7 series;是在Herning街的A Hereford Beefstouw餐厅,每个人坐在Hans J.Wegner的pp501椅上吃特大份的猪排晚餐;是走在哥本哈根夜晚的街头,抬头看见尚未入眠的公寓里,Poul Henningsen设计的PH4/3 Pendant是丹麦人家照明的基本款;也是在去新开的大型人气食品市场Torvehallerne的路上,随意停放的一辆自行车身那个看似简单、其实被精心设计过的“copenhagen”字体。
这是一个以设计为生活基本元素的国度,每一个细节,都可以发现与设计相关的用心所在。在哥本哈根的五日,华裔导游好几次这样解释丹麦的设计始源:丹麦这个国家人少,他们经常会一个人面对自己,于是就会想着动手做一些东西来打发无趣的生活,并且有很多的时间思考如何把东西做得更有美感,这就是设计的诞生。听起来像是有点玩笑的成分,但去到著名设计师Jacob Jensen位于Hejlskov一处海边农田中的事务所时,那种孤独却又充满创作热情的氛围,的确让每个到访的人心生艳羡。
我同时也为华裔导游关于丹麦教育的话题所感叹:丹麦的设计教育是从小就开始的,幼儿园的小孩每周都有大量的野外活动时间,是那种真正和泥土打交道的野蛮方式,去接触自然,在玩耍中做东西,去培养小孩对世界的发现和探索。这就是丹麦人的方式。这种从小开始的教育,为这个国家的创意产业萌芽提供了温暖的土壤,也让这个国家为我们的生活贡献了如此丰沛的设计营养,连Flugger出品的一把涂料刷,也可以获得红点设计大奖。
拜访丹麦设计的首站从Fritz Hansen开始,这是一个设计之旅最完美的开始。Fritz Hansen说起来是一间中型的家具设计与制造公司,但在公司总部的外墙上,你会看见它的全名叫做Republic of Fritz Hansen,这个创立于1872年的”家具共和国”总部看起来宛若椅子的博物馆。对!它其实就是现代家具博物馆的产品供应方。单单凭一张从诞生以来的56年间总共生产了60亿张的Series 7,就可以摘下人类家具史上最畅销椅子的冠军头衔。距离Fritz Hansen总部开车不到10分钟的一座工厂,所有工人和紧张而有条不紊忙碌着的工序都只是为了生产一件作品:Series 7——丹麦国宝级建筑设计师Arne Jacobsen设计的这张经典咖啡椅由其在1952年设计的Ant椅演化而来,受Fritz Hansen的孙子Soren C.Hansen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发的层压技术启发,将七片薄木片叠合而成,Series 7被视为层压技术的极致运用。
从1934年就开始与Fritz Hansen合作的建筑师Arne Jacobsen在超过30年的合作中,为Fritz Hansen设计了一系列经典产品,1958年,他为Royal SAS旅馆规划设计的两件配套家具蛋椅(Egg)和天鹅椅(Swan),同 Series 7(当然还有Ant椅)一起被视为Fritz Hansen镇店之宝,同时也是识别度最高的丹麦设计符号。Fritz Hansen总部像博物馆一样为公司的历年作品进行了分类陈列,并有基本介绍资料的配注,显然这里经常有人专程来朝圣。展厅的另一部分,就是制作室——丹麦总部唯一的蛋椅样品试制师Hans Mannerhagen正在上班,他在将一张完整、没有一点接缝的皮缝制蛋椅的骨架上。一张蛋椅为何要价10万以上?它那完美的外形无疑回答了一切,其实当你知道一只蛋椅的制作要用两张整皮(正面和背面各用一张皮)、全手工缝制、将皮缝到架上总共需要1100针的时候,你就能理解它的价值何在,还不包括对皮的精心处理、校验等等。 一个礼拜只能缝制3张蛋椅, Hans Mannerhagen告诉记者。
传统的手艺在今天依然被保留下来,被继续使用,这正是设计中很重要的部分,我想,华裔导游所言不假。与本土设计品牌Norman Copenhagen长期合作的年轻女设计师Rikke Hagen也很强调这一点,擅长于玻璃制品的她,从大学专业开始就有多年的手工经验。“强调手工制造是丹麦设计传统”,Rikke轻巧一语,其实道出了丹麦设计中诸多我们所无法一眼看清的DNA。
Arne Jacobsen当然不是Fritz Hansen的全部,Fritz Hansen的声名鹊起是与诸多设计名家的合作实现的,这其中就包括Hans J.Wegner的China Chair、Poul Kjærholm的PK8、PK9、PK22等PK系列,它们同时也是北欧设计极简主义美学的典范。Fritz Hansen不仅靠这些经典的设计获得世界范围的品牌认知,同时也不断创造出更多的利润价值。值得一提的是,Fritz Hansen在继续生产销售的设计,每年都继续支付设计师(或其后代)版权费用,这种对设计的尊重,本身也是设计成长所必须的土壤环境吧。
丹麦有好设计,自然也有买好设计的店。位于哥本哈根步行街Stroget的Illums Bolighus,可以说是一间家居生活用品的设计博物馆。MONOCLE杂志创办人Tyler Bruler就曾给予盛赞:这是全世界范围内买设计品最好的店。1925年就开始的Illums Bolighus最早的发源地并不在步行街现在的位置,在创立的16年间一直都是在哥本哈根其他地方,一直到品牌于1941年买下目前所在大楼,并于1961年进行改造,从原来的2层变成了现在的7层,现在看来,50年前的改造似乎早就预见了今天的盛况,不过7层的空间现在看来似乎也还显得局促,因为要放在里面的设计商品实在太多了。
这是一间足以让所有设计达人失控的店,也足以让所有热衷购买设计的人破产。整栋楼分门别类堆满了来自全世界范围内的设计品,除了有Royal Copenhagen、Georg Jensen、 Normann Copenhagen、Rosendahl、Fritz Hansen、Louis Poulsen、Verpan、Carl Hansen、Stelton、Gubi等本土设计品牌的店中店,还包括芬兰、瑞典、挪威等北欧国家的设计品牌,Kartell、Vitra、Flos、Artemide等等世界各国著名生活设计品牌更是一应俱全,活生生一本立体详尽的设计全书。除了那些平常总是在设计杂志、书籍里看到的名作,店中的陈列布局本身也是设计的一部分,这是在丹麦看设计不可忽视的细节。
如果说Illums Bolighus多强调的是传统经典,Normann Copenhagen则可以说丹麦现代新锐设计的代表。这个发始于1999年的本土品牌当初只是两个设计师各自经营小店,两人2002年从那件著名的Hung灯开始合作发展Norman Copenhagen,并于2005年在哥本哈根市中心的 Østerbro开设了一间1700平方米的旗舰店。这间旗舰店是从一家老电影院改造而来,室内的设计还充分保留了电影院的感觉,挑高的空间以Norman Copenhagen著名的Hung 灯、Norm 69灯和Norm 06灯装饰,大气利落,错落的层构让整个空间变得复杂而有层次,这间店的室内设计上周刚刚在丹麦获得全球创新奖(Global Innovation Award,GIA)之“最佳创新店铺”奖,3月代表丹麦去芝加哥参加作为“小型独立零售店”类别的最后角逐。
Normann Copenhagen的经营模式是自己没有inhouse的设计师,而是广泛地和本土年轻、新锐的设计师合作产品的开发,帮助有想法、创意好的设计师完成设计方案到成品的实现,并以 Normann Copenhagen的品牌进行销售。不过在Normann Copenhagen,除了可以买到品牌自己开发的所有产品,同时也可以买到买手从世界各地淘回来的设计商品,涵盖了家具、家饰、厨房、办公等生活用品以及时装。最特别的是,晚上店铺打烊后,空间会被作为聚会或展览的场地,不定期有不同的主题,并且面向普通大众,这也是把设计与大众拉得更近的一种方式。
设计的确是与丹麦大众的生活靠得非常近。设计本来是为生活服务,也只有在生活使用中,设计品才能获得长久的生命力。在丹麦看设计,就应该去他们的酒吧、餐厅、咖啡馆,看他们如何把那些设计产品,与生活有机结合,这不仅是生活的美感,同时也是设计的智慧。皇家咖啡馆(The Royal Café)应该说是根本哈根最不可错过的咖啡馆之一。 这是一家自称有“灵魂”的咖啡馆,它的灵魂,我想就是那种用设计于生活的哲学吧。The Royal Café的特点就是与丹麦著名设计品牌广泛合作,比如店内的瓷器来自Royal Copenhagen,椅子是Fritz Hansen的ANT Chair,水晶吊灯则来自著名玻璃品制造商Holmegaard,而Georg Jensen的家居和Bang & Olufsen的音响也在店内以各种形式呈现,说它是丹麦设计的生活现场也不为过。这里经常成为设计师举办展览或者新品发布会的地方,它同时也还是一家出售设计师产品的boutique shop。
事实上,作为最适合买设计品的国家,各种主打设计的boutique shop特色鲜明,比如另一个主推北欧原创设计的品牌: MUUTO。由年轻的设计师Peter Bonnén 与 Kristian Byrge2006年在哥本哈根联合创立的MUUTO,初衷就是以清新、原创的设计手法延续斯堪的纳维亚地区悠久的设计传统,“清新、原创”也正是 MUUTO 在芬兰语中原意。MUUTO邀约北欧不同设计领域中最有潜力的设计师合作设计家居产品,并给予他们最大的创作空间。在短短的几年内,MUUTO已在全球各地开出数十家店铺,合作的设计师也增至30余名,成为当今家居领域最被看好的年轻设计品牌之一。
生活设计的另一展现平台,就是城市酒店。在丹麦看设计,就不应该错过丹麦的设计酒店。拜Arne Jacobsen所赐,全世界第一家真正意义上设计酒店就落户于哥本哈根,1960年Arne Jacobsen设计的Royal SAS Hotel(现在已改名为Radisson Blu Royal Hotel)。Arne Jacobsen设计了酒店的建筑、房间、家具甚至logo,20层的建筑在1960年是北欧最高大楼,同时也是当时北欧最大酒店,著名的蛋椅和天鹅椅就是作为这个酒店的家具设计而出现的,酒店在50多年里几易其名,房间也做了不小的调整,不过260个房间中,606房还依然保持着当年Arne Jacobsen的原初设计,丝毫未改。真是智慧的好主意。
Radisson Blu Royal Hotel完全是Arne Jacobsen的影子,Hotel27则可以说充满了Fritz Hansen的影子,这个有200个房间的酒店位于哥本哈根市中心,靠近市政厅广场,酒店采用简洁的斯堪的纳维亚设计风格,deco细节做得相当精致,是体验现代北欧设计的不二之选。酒店最著名的附属设施则是一间哥本哈根的ABSOLUT Icebar CPH。同属北欧风格的 Hotel Alexandra只有61个房间,大概在家具的选配方面和Hotel27风格相当,所以有时候觉得两个酒店区别不大,但实际上带有花园的Hotel Alexandra却有不少设计风格现代的房间,如以panton椅为特色的颜色鲜艳的主题房。Hotel Alexandra还是一间环保型酒店,内部采用LED灯光,并采取了多项节能措施。相比较而言,作为哥本哈根第一家精品酒店的Nimb在整体风格就偏重摩登时髦感,位于哥本哈根著名的蒂沃利公园(Tivoli Gardens)的酒店栖身于一幢精美的摩尔人风格的建筑中,在2011年Condé Nast旅行者黄金名单中榜上有名。酒店的客房只有14间,其中的9间是套房,古董家具、桦木壁炉组成了典型的欧式风格,但每个房间的设计又有自己的鲜明特色。开在Fyn小岛、250年皇家保护文物建筑内的Falsled Kro酒店也是丹麦风格酒店的热门之选, 酒店设有19间客房(含8间套房),是Relais & Chateaux成员。 客房内的墙壁都是朴实的白色砖墙,充满乡野气息,简单的装饰和精心布局的灯光让人有在家一样的舒适感。酒店的特色是有自己的酿酒作坊,餐厅食材不少都是厨师栽种的蔬菜。
对丹麦而言,设计是立国之本,政治体系对于设计产业的支持是有目共睹的。在丹麦,你可以在不少生活品牌的Logo中,看到皇家的标志,这表示该品牌是得到皇室认可的,以这种“皇室御用”的方式,我想,一方面可以引导民众对于本土品牌的消费认可,另一方面,也能帮助品牌在国际市场中建立竞争优势。Jacob Jensen的名作甚至就是以丹麦女王的名字命名,而成为非常畅销的产品,其儿子在对这件作品进行延续设计时,同样征得了女王的同意。根据《MONOCLE》杂志报道,1997年,丹麦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将设计所带来的社会价值以及设计创造的社会福利具体化的国家。如今,丹麦非常了解设计在社会体系变化中所具备的价值——这些体系横跨商业、政治和社会各方面,丹麦在此方面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说到支持设计产业的国家行为,丹麦早在1978年就成立丹麦设计中心(Danish Design Center,简称DDC),这个隶属于丹麦经济和商业部的独立机构,扮演着设计师和品牌之间的桥梁作用,推动丹麦设计的世界营销,同时是对国内民众进行设计知识普及的一个公共空间。位于市政厅附近的DDC 除了有一间设计品商店,一间咖啡馆,还有三层的空间常年开展有关于现代设计的主题展览,既面向设计从业人员,同时也面向普通大众。地下层的展览比较固定,我们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以年代为分类的丹麦经典设计综合展,一窥丹麦现代设计的核心精华。
极简可以说是丹麦设计风格的整体走向,相比较于夸张、前卫而充满幽默色彩的设计类型,擅长做减法的极简风格其实是最难的,但也最容易塑造经典。很多设计师都谈及自然对于自己设计的影响,自然的和谐,就是减法的和谐,自然没有赋予这个北欧国家丰富资源,但是丹麦人用设计丰富他们的生活,这是丹麦设计不朽的能量。

声明:本文由《外滩画报》http://www.bundpic.com(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

标签

评论

热度(1)

  1. 慢雪迦叶慢 | 第八洲 转载了此文字

【慢雪迦叶:艺术是二十一世纪的宗教】
生活就像一件艺术品。即便墙上的一幅画,也不是多余物,它将平凡的生活开启为一场审美之旅,将色彩、构图、线条、激情、质感、心灵升华和对人生的感悟,纳入生活。是的,宁可过一种臆造般的生活,也要做完全艺术化的人。

SLOWCIGAR ATELIER

艺术不是模仿,而是幻想
Art is not imitation, but illusion.

“One cannot be forever innovating. I want to create classics.”
Coco Cha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