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利休对日本茶道的影响和贡献

慢 | 第八洲:



千利休对日本茶道的影响和贡献

添加时间:2009-04-07 00:00 来源:
千利休,织丰时代茶师,公元1522年—1591年年在世。



大永二年(公元1522年)生于和泉国崭的今市町的一个咸鱼商家庭。幼名与四郎,千与兵卫之子。天文七年(公元1538年)跟北向道陈学茶道,不久为武野绍鸥的弟子。天文九年(公元1540年)19岁时父亲与兵卫死。同年改名为宗易,号抛笙斋。
弘治元年(公元1555年)利休招请武野绍鸥、今井宗久等人开设茶会,会上挂着挂牧溪的画。其后自己开设茶会并参加他人举办的茶会。永禄元年(公元 1558年)利休和北向道陈、今井宗久一起出席三好实休的茶会。永禄五年(公元1562年)利休和津田宗达等人开设茶会,会上挂着圆悟克勤的墨迹。水禄八 年(公元1565年)松永弹正在多闻山招请利休,使用宇治桥三间的水开设茶会。元龟二年(公元1571不)利休在织田信长前点茶。天正元年(公元1573 不)信长在京都妙觉寺开茶会,利休为茶头。天正三年(公元1575年)54岁时利休正式为信长的茶头。
天正五年(公元1577不)8月,千利休在自己家里建立黑木茶屋。天正六年(公元1578不)信长访问界,参观了利休的茶室。天正十年(公元1582年)在山崎建造茶室“待庵”,同年信长去世。
信长死后丰臣秀吉为继承人。天正十一年(公元1583不)1月利休接受秀吉的邀请赴山崎参加茶会,5月为秀吉的茶头,从此以后得到秀吉的宠爱,成为当代一大红人。那时利休已是62岁了。
天正十三年(公元1585年)10月7日,秀吉在宫中的小御所召开茶会,由敕许的形式赐予利休居士的称号。这个称号采自大德寺春屋宗园的语录,其意思是“名利共休”或“名利顿休”。同年秀吉的黄金茶室在小早川隆景(原文如此,不解)开放。
天正十五年(公元1587年)利休在秀吉的聚乐第建九间书院及一张半草垫的茶室,实现了自己的美学思想。同年10月利休主持在京都北野天满宫召开的大茶会,并在聚乐第献茶。
天正十九年(公元1591年)因大德寺山门上有利休的木雕像及其他原因利休开始没落。2月13日秀吉命他禁闭在界,25日被召回京都,28日留下遗揭在聚乐第茵屋町的邸宅切腹自杀。
茶是从中国传到日本的。当初茶只作为药用,并不普遍。至平安时代饮茶开始成为一种风习,后来饮茶风曾一度衰落,直到宋朝中国盛行饮茶,此风又被荣西(公 元1141年—1215年)传到日本,但只限于公卿之间。后采一般武士也渐渐吃茶,并形成“茶道”。茶在日本发展为茶道,这是日本独特的一种文化。茶道被 誉为“东洋精神真髓”,是日本文化的代表,是研究以茶会来修养身心以及进行社交礼仪的一种学问。
所谓茶会就是许多人聚集在一起喝茶兼作种种余兴,当初在禅林流行,后来逐渐扩大,到南北朝便在与禅宗关系最密切的武士阶级中流行起来。
足利义政时代(公元1435年—1490年)吃茶风气很盛,茶道很发达,京都、奈良、界三大城市成为茶匠的故乡。茶道以村田珠光为始祖,经武野绍鸥,至千利休集大成。
千利休把茶与掸精神结合起来,创造一种以简索清寂为本体的“沱茶”。这种以隐逸思想为背景的茶会与足利义政东山时代流行的书院式茶会相反,一扫豪华的风气,只是邀请几个知己在一问狭小而陈设简单的屋里,利用简单的吃茶器皿,在闲静中追求乐趣。
当时的自由城市界,不仅是个商业城市,还是全国的文化中心,全国的歌手、画家、僧侣、曲艺家都集中在这里。在界的町众(商人)之间流行着边吃茶边欣赏天 下名物的风气。战国大名认为茶道是象征着新的富有和文化,他们招请茶匠开设茶会。如奈良多闻山城主松永久秀在永禄八年(公元1565年)1月29日招请千 利休开茶会,水是著名的宇治桥三问的水,茶是宇治茶园的上品,那时利休是44岁。
多闻山茶会三年后,新的统一者织田信长登场。他酷爱茶道,从界弄到许多名贵的茶具,还搜罗天下名物,招请天下茶道宗匠。在信长身边有三名茶头——千宗易(利休)、今井宗久和津田宗达。其中利休不仅作为茶头,还作为一个界的商人活跃。
织田信长死后,丰臣秀吉继承其统一大业。秀吉也爱好茶道,玩赏信长遗留下来的茶具,并继续把利休作为茶头,天天与利休欣赏茶道。利休继往开来,使过去铺 张奢华的茶风变成孤独清闲,成为休养心身的一种手段。来参加茶会的人希望超脱世俗,进入洁心净身的境界,要求茶室具有山间自然的风情。娇市内商业繁荣,市 井喧哗,富家相比,要求有一个清静优美的环境,消除紧张情绪,放松思想,进茶室的目的是希望身心得到休养。因此利休创造了所谓“市中山居”——闹中取静的 茶室。
现在作为利休最确实的茶室是山峙妙喜寇的茶室“待庵”。它不是附属于妙喜庵的,而是一所独立的建筑。天正十年(公元1582年)秀 吉在天王山打败明智光秀的叛军以后,在天王山脚下的京阪交通要地山崎筑城,还委托利休建造茶室。它就是天正十年11月至次年3月完成的待庵——一所室内朴 素粗糙的乡村房屋。
茶具中最高级的是挂轴,它以墨迹为主。利休把挂轴放在茶会中间,表现了茶的精神。而墨迹又以禅僧的为多数,青年时代经常挂圆悟克勤的墨迹。
过去沏茶的工作是身份低的沏茶人干的,所以煮茶的地方在茶屋以外的房间,或在走廊的一角。后来界的商人自己沏茶,至利休为“天下一宗匠”的时候沏茶工作 已经不卑贱了,太阁丰臣秀吉自己沏茶也是不奇怪的。从而安置在邻室的炉子出现在客人眼前了,开始时放在茶屋的一隅,叫做“隅炉”;后来炉子面对客人叫做 “向炉”;再后放在草垫外面,叫做“出炉”。
总之,干利休发展了村田珠光的所谓“和汉”境界——完美无缺的“汉”与不完全的粗野美“和”的结合,达到了纯日本的简素美——“和、敬、清、寂”。
天正十三年(1585)10月7日丰臣秀吉在皇宫小御所开设茶会,给正亲町天皇献茶,准备在茶会上就任关白、太政大臣以及下赐“丰臣”这一姓氏。这个茶 会是秀吉称霸道路上菊(朝廷)和桐(秀吉)紧密结合的象征。这次宫廷茶会是秀吉的茶头利休发挥作用的舞台,在会上确立了天下策一茶匠的地位。那天上午10 点钟秀吉到达皇宫,首先向天皇献茶。利休则跟在秀吉后面给天皇及文武百官献茶,使用的茶器是珍贵的唐物"新田肩冲"、"初花肩冲"和" 松花",其中以“松花”的价值最高,据说值40万石,相当于当时日本一两个国家的领地(当时日本共分66国),可谓价值连城。此次茶会,可以说是利休人生 中规格最高的一次茶会,也正是从这时候起,他才被天皇赐予"利休"的法号,而此前,一直使用本名千宗易。
宫廷茶会以后,利休不但成为一代宗匠,而且在政治上成为秀吉的亲信,具有一定的势力。宫廷茶会以后的15年是利休的黄金时代,在政治上享有崇高的地位,但其中埋伏了悲剧的因素。
1587年9月,秀吉的聚乐第完成,同时在聚乐第附近建造了亲信的宅第,利休也在茵屋町的誓愿寺前建造了住宅,秀吉经常到利休家的九问书院玩茶。
就在这一年,利休周围的情况发生急剧变化,丰臣秀吉关心侵略朝鲜和中国。他以京都、大阪为根据地,征服九州的岛津氏,在箱崎招请博多的商人,举行约一个 月时间的茶会。秀吉厚遇博多商人是想以博多为侵略朝鲜的根据地。从而界的商人,特别以界商入的力量为背景而接近秀吉的利休的地位下降,利休没有参加这次招 待博多商人的茶会。
利休的学生中有一名叫做山上宗二的,年龄比利休小20岁。他有自由不驯的性格,由于利休的推荐,为秀吉的茶头。后因谈话中触怒秀吉,将他流放,最后投靠小田原的北条氏。
北条氏结集关东和东北的势力抗拒秀吉称霸。于是天正十八年(公元1590年)攻打小田原的北条氏,包围小田原城,并从京都带来曲艺演员、茶匠等,准备打 持久战。有一天,山上宗二秘密逃出小田原城,投奔秀吉,利休从中帮助,总算被秀吉收留。但是,硬骨汉山上宗二仍以言语触怒秀吉,被秀吉削掉耳朵以后在小田 原处死。
山上宗二很尊重老师千利休,说“宗易”(千利休)之茶道冬青树也,一般人无用也”。的确千利休的茶道是特异的,与社会上不一样, 自由地破坏社会法则,从根本上动摇美的秩序。其精神是战国时代的下克上的精神。处于最高统治地位的、强调等级秩序的秀吉与不承认权威和秩序的利休之间在心 灵上有裂缝,在小田原阵地上两者之间的裂缝更加扩大。
以小田原阵地发生的事情为契机,利休的周围开始发生变化。本来大家对利休专权有反感,由于利休失宠,这些反感一下子爆发了。
利休在秀吉政权内部的没落是由于支持利休的界的地位下降,崭作为商业城市在逐渐衰落,博多取而代之。同时博多的茶匠神屋宗湛和岛井宗室受到秀吉重视,代 替了崭的茶匠津田宗达和今井宗久。在政治上,主张侵略朝鲜的石田三成、前田玄以等集权派和主张内治的德川家康、蒲生氏乡等分权派对立,利休是属于分权派。 秀吉之弟秀长巧妙地使两派对立保持平衡。但天正十九年(公元1591年)1月22日秀长在大和郡山病死以后,打破了两派的均衡,甚至出现了利休切腹不可避 免的命运。26日秀长死后第四天,利休的弟子织田有乐斋(织田信长之弟)主持秀吉的茶会,排除了利体,但还没有正式破裂。
1591年闰1 月发生大德寺山门事件,秀吉和千利休的破裂表面化。原来大德寺山门于应仁、文明之乱时烧失以后,享禄二年(1529)由连歌师宗长捐献重建。但宗长因收藏 《源氏物语》受到处分,虽然尽了力,但还是资金不足,只建了一层的山门。后来宗长计划募捐改建,利休响应他的号召,为已故父亲进行法事奉献资金。天正十七 年底竣工。重建的山门十分豪华,大德寺的住持春屋宗园应利休的请求在山门上制作供养人的像,大大表彰了利休的功德。两年后利休被弹劾,其理由是山门的楼上 安置着利休的木雕像。秀吉也指摘穿竹皮展(雪地用)扶手杖的利休像放在山门上是不敬;山门上安置大施主的雕像利休还有其他目的。
有人说利休倒卖瓷器牟取暴利,如天正十六年以30块金圆从平野道是买进一把磐若壶,50块金圆卖给秀吉。同时利休是天下第一茶匠,要求他鉴定和斡旋茶具交易的事一定很多,从中获利也不难想象,从而遭到人家嫉妒,在秀吉面前挑拨是非。
关于利休的死因古来是个谜,我认为大德寺山门事件及倒卖茶具不过是导火线,真正的死因在于利休与秀吉俩人心灵上的鸿沟以及界城市的衰落和界商人被遗弃。 同时秀吉的那种爱好奢华的“黄金茶室”美学观与利休的那种爱好清淡的“草庵茶室”美学观也是水火不相容的,它使俩人心灵上的鸿沟越来越深,最后俩人彻底破 裂,从爱变成恨,从恨变成置于死地,这是历史上统治者一贯的残忍手段。
利休为避免大祸临头,请求别人帮助。细川三斋为他奔走说情,前田利家也劝秀吉息怒,但都没有成功。干利休还开设茶会招待德川家康,请求他出来解决此事,但也没有结果。终于1591年2月13日秀吉派遣使者富田左近、拓植左京俩人下令将利休遣送回界幽禁起来。
富田和拓植是千利休的茶友,劝他赶快离开京都回界。利休急忙坐船下淀川,在淀川的码头上送他的只有他的两名弟子细川三斋和吉田织部。
2月25日,不料事情发生急变,利休的木雕像被从大德寺山门上取下来,在京都一条庆桥处以腰斩,还将千利休从界唤回京都,赐予切腹。
2月28日利休切腹自杀,留下遗诗一首:
人世七十,力图命拙。
吾这宝剑,祖佛共杀。
提我得具足的一大刀,
今在此时才扔给天公。
利休自杀那天,天下大雨,雷电交加,在北野的坊官还下了冰雹哩!现在千利休的坟墓有三个;第一个是在荣光院,建于17世纪中期;第二个在南宗寺,建于元禄十三年(公元1700年);第三个在大德寺本场内的开山塔背后。
利休切腹以后,儿子道安、养子少庵、孙子宗旦、妻子宗恩及女儿们都被流放到各地,后来他们得到赦免,发挥了千家的茶道传统。现在的表千家不审庵、里千家今目庵、武者小路千家官休庵三千家都是他们的后裔。
千利休是商人出身的茶匠,但赐予武士礼法的切腹,给时人冲击很大。这说明千利休的存在已经超过一个茶匠的地位了。利休虽然死了,但他的茶道由细川三斋和吉田织部继承下来,并重新开创了利休派茶道。

授权

评论

热度(1)

  1. 慢雪迦叶慢 | 第八洲 转载了此文字

【慢雪迦叶:艺术是二十一世纪的宗教】
生活就像一件艺术品。即便墙上的一幅画,也不是多余物,它将平凡的生活开启为一场审美之旅,将色彩、构图、线条、激情、质感、心灵升华和对人生的感悟,纳入生活。是的,宁可过一种臆造般的生活,也要做完全艺术化的人。

SLOWCIGAR ATELIER

艺术不是模仿,而是幻想
Art is not imitation, but illusion.

“One cannot be forever innovating. I want to create classics.”
Coco Chanel